烟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烟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路风雨一路阳光一路希望看丘陵地区农业机械化的蝶变之路【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6 16:27:35 阅读: 来源:烟盒厂家

从脸朝黄土背朝天,到微耕机、拖拉机、收割机在丘陵地区陆续登台,再从以地适机到改地适机,我这个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农村娃,在重庆市永川区农业农机战线工作27年,成长为中共党员、高级农艺师、农机推广站站长,深深感受到了农业机械化的一路风雨,一路阳光,充满希望。

幼时记忆,乡亲“脸朝黄土背朝天”

我出生在上世纪70年代的合川县狮滩镇农村,生产方式落后,乡亲们刀耕火种,肩挑背驮,日晒雨淋,脸朝黄土背朝天。

当时的生产队被分作几个作业组,每个组由几家人供养1头耕牛,各家轮流喂养,以备耕田使用。那时,耕田得将“伽担+犁铧”套牛身上,农夫一手握犁把,一手执牛鞭,牛累不想走了还得吆喝鞭打,牛累、人累。春天整田泥船拖平,人工插秧腰酸背疼,收割时节汗流浃背,特别是田块分散的农户,在搬移“达斗”、手摇打谷机等工具时更是百般辛苦。

我还记得,我家5口人,田块小且分散在5处,父母和兄长们收割稻谷十分辛苦。在晾晒稻谷时,最怕“偏东雨”,所以晒谷的农民一是关注天气预报,预报不准还骂娘;二是时时观察天空,一旦风起云涌就匆匆收谷,来不及收进屋就用塑料布遮雨……

那时的农村,一个字:“苦”!

高考选择,志存高远改旧貌

1988年,我参加高考,因为特别喜欢理科(物理高考98分,仅丢两分),就想报考工业机械类学校,但在老师的引导推荐下,想到乡亲们田间劳作的艰辛,我毅然填报了绵阳农业专科学校,我想,要是能用自己所学为农民服务,那该多好!在绵阳农业专科学校的3年,我主攻农学技术、农作物栽培知识等,不断丰满自己的羽翼。

这时,我发现农村已有了手摇式打谷机。听老农说,90年代前后,永川城的铁桥下,每到秋收时节,就有外地大量的青壮年劳动力来承包挞谷活。而农户,准备饭菜、茶水糕点,付工钱自不在话下,还得自己晾晒装仓,村民争抢晒坝小纠纷时有发生……更多的是两三家农户换活儿,大家帮忙人工收割,收天遇到阴雨缠绵很是伤人,我亲眼见过乡亲望着未晒干的稻谷生秧发芽而无能为力,也见过田间倒伏稻谷来不及收回就已发芽……农民辛苦一年,除去种植水稻成本,大多没赚头。

农业,靠天吃饭,苦!

初出茅庐,旋耕机登台亮相

1991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原永川县农技站工作。第一年,便派驻大安区农技站,主要从事水稻等先进的栽培技术的试点试验示范。

渐渐地,手摇打谷机变成了柴油机、电动机,担心牵着长长的电线漏电,农机安全令人头疼。

1992年,我回到了永川市(1992年5月20日,永川撤县设市)农技站。直到2001年11月,我都在农技站负责农作物栽培试点、试验、示范。这10年间,我惊喜地发现,农机开始登场了,它的亮相使我们农技试验、试点和推广工作难度大大降低。同时,我也于2007年评上高级农艺师,当上了粮油站副站长。

我记得,上世纪90年代,永川党政领导重视农业,宣传推广旋(微)耕机(俗称铁牛),让有知识的农民看到了希望。南大街街道的周元贵,就是永川使用农机、推广农机的第一人,曾当过木匠,脑瓜聪明,最先被合盛农机厂家聘为农机推销员兼维修员,之后他专门经营农机销售(现已成为重庆圆桂农机股份合作社负责人,集耕种收和深加工于一体)。他告诉我,一方面,由于农耕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百姓不接受旋耕机,认为机器耕田不够深,田间草覆盖不了,怕不防漏;另一方面,喂牛户抵触情绪重,从某种意义上说,“铁牛”可是直接抢了喂牛户生意。尽管推进艰难,永川区还是一步一步地在努力推进。

“庆幸的是,旱地旋耕比人工挖得深,耕后土壤颗粒细,推广比较快。”周元贵说,1997年重庆直辖时,长江边的朱沱农业大镇,已有几名朱沱农民培训成了农机手,尝试靠铁牛挣钱了。

21世纪初,财政补贴助推广

2001年11月,原永川市农技站、植保站、土肥站等三站合一,组建成立了原永川市粮油站,即2006年永川撤市设区后的永川区农委粮油站。

之后,中央出台购置农机补贴政策,喜大普奔。周元贵销售农机迎来了春天,2001年至2003年,分别销售300台、500台、3000台农机,飞速的数据变化折射出农机推广的效果。农民从全额购机,到永川政府出台地方政策每台补贴600元,再到中央财政补贴13%,政策成为农机化的风向标。

2006年,永川开始推广两行插秧机。粮油站在永川区五间镇新建村吴家坝村民小组开展水稻试验,因为两行插秧机的推广,新技术试验推广难度有所减小。我感觉工作轻松了许多。

可是,两行插秧机使用很有限,田块小、操作不便,人们对机械的认识也有限,导致部分镇街配置的插秧机被闲置。当时也没种粮大户,育秧技术跟不上,难以配套插秧机使用,农机手少等系列因素,阻碍了农机化进程。

2008年、2009年,政府鼓励成立专业合作社,购买农机再添补贴……这些利好政策,如春风吹拂农村,农户购买和使用农机积极性空前高涨。永川更是走在了全市前列,农机手已逐渐成了一门职业,而永川的重庆圆桂农机股份合作社、陶义农机股份合作社等也应运而生。

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以来,永川区财政投入购机补贴高达3800万元。

近十余年,农业机械化逐渐成熟

从2000年起,永川陆续有了水稻收割机。以永川何埂镇的吴华锋等大户为代表,从最初20马力、两行收割的久保田开始,一天最多收割20亩。接着湖南的农夫等国内品牌也陆续进入市场,但依然困难重重。主要原因:一是农户认识不足,机收要提前放干田间水,农户担心来年田间缺水;二是有的农业机械小毛病多,“小病不断,大病不犯;不是轴承烂就是带子断”让人们对农机望而却步。2012年,永川区大户引进68马力的四行收割机,效率比原来提高了两倍。“1小时就可收割7-8亩水稻。”大户们欢喜,之后大型联合收割机也陆续登台。

说起2009年在永川亮相的四行插秧机也是迂回曲折。当时我们去江苏等地学习了旱地育秧技术。但是,在机插秧制作秧床时,得先在农村租土地,筛细土制营养土,再转移到干田里,加上消毒、水分等环节技术复杂,一旦遇到寒潮,温差大,出苗还不整齐,有部分死苗,育苗效果差。费工又费时,亩育秧成本高达100元。其次,未掌握机插技术,有时插秧机深陷泥田,机插秧效率低,导致四行插秧机推广遇阻。

但是,永川有一帮热爱农业、热爱农机的新型职业农民,周元贵就是其中之一,他从纯粹的销售农机转变为自己流转土地种粮示范推广农机。2011年,周元贵看到引进的旱地育秧程序繁琐,就结合永川丘陵地区实际,变繁为简,抠泥入秧盘,撒谷、盖土、消毒,湿润育秧试验获得成功。现在,他育1亩秧只需10-20元成本,在全区推广。同时,周元贵改制成了育秧打浆机,提供育秧细稀泥,再度节约人工,提高劳作效率。

到2014年,插秧机更新换代,周元贵购买了6行乘坐式插秧机,每小时可栽秧4亩,一天插秧30亩不成问题,如今永川这样的插秧机已有10余台。变化十分可喜。

我们要让机械化能够落地生根、开花结果。2015年起,我担任农机推广站站长,农机推广和使用乃重中之重。我很欣慰永川有周元贵、黄泽兵、李刚等农业合作社和大户,是他们积极参与,勇于尝试,不断探索,让永川农机化逐渐成熟。如今,永川丘陵山区农业机械化多次得到市农委的肯定,多次在永川举行现场会。这既是我们永川的荣誉,又是市农委的英明领导,永川区委、区政府重视的结果。

2018年,我区水稻机耕机播机收机烘约230万亩次,全区综合农机化率达到65%,成为全市农业机械化推广的标杆。

近5年,社会化服务跨越发展

2015年,全市探索实施全程社会化服务推进农业机械化,永川区承接试点任务。政府购买公益性社会化服务政策出台,即农户出一半费用,政府补贴一半,大大调动了合作社服务积极性,农业生产全程社会化服务风生水起。

重庆陶义农机股份合作社负责人李刚,积极开展社会化服务。该合作社拥有各种农业机械100余台(套),价值500余万元。其中,耕整机械15台,大中型拖拉机8台(套)、农机具10台(套),大型联合收割机6台,自动化播种线1条,排灌机械7台(套),防治机械10台套,钵苗插秧机设备2套,插秧机32台;粮食烘干机3台套(60T),粮食加工生产设备一套,榨油机一套。建有农机库棚1500平方米,办公及会议室500平方米。

从2012年“自给自足”到组建服务200农户的陶义合作社,实现了小农户与现代农业的有机衔接。合作社2012年承包520亩,2015年承包1024亩地;从单一品种的机械化生产到粮油轮(间)作全程机械化生产,提高土地产出率增加效益;从服务自身及周边的全程机械化,到提前规划机收“路线图”、“走出去”社会化服务,扩大了社会化服务面积,促进了农机手增收,增强了农机社会化的影响力和传播力。

2017、2018年,陶义合作社先后到四川省自贡市大安区永嘉乡林远村、南充、西充县氧森谷农业公司、宜宾江安县玛瑙种植合作社实施水稻机收、红薯高粱油菜等全程社会化服务,年跨区作业面积近万亩。2015年,该合作社被评为“重庆市农机合作社示范社”;2016年,被评为“农业部农机合作社示范社”。2017年,获得农业部中国农机行业年度“农机化杰出服务奖”。

在永川,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呈现出“实施面积大、服务主体多、覆盖范围广、群众接受度高”的特点,取得了“三增三满意”的效果。一是粮食增产,亩均增产10%。二是农民增收,大户平均增收798元/亩,散户平均增收846元/亩。三是主体增效,主体年均增加服务收入18.9万元。实现了农户、主体、政府“三方满意”的效果,农机社会化服务让小农户搭上了现代农业快车。全区现有社会化服务组织52个、500名农机手,他们活跃在农村,不同季节跨区域开展农机社会化服务。看到合作社良好的发展势头,我心中高兴,父辈“脸朝黄土背朝天”已成过去。

近3年,改地适机经验全国推广

“在一些重要岗位,不换思想就换人”,说的是人必须适应岗位。在机械化探索过程中,机械适应丘陵地区毕竟有限,要想再深入推进农业机械化,减少人力成本,重庆市从2014年开展试点探索“改地适机”。

永川作为重庆西部的传统农业大区,为打破制约农业机械化发展的瓶颈,自2016年以来,积极开展地块宜机化改造工作,切实在“改地适机”上转变观念,在改变宜机化生产条件上求突破,共试点宜机化地块整理整治8000亩,希望通过改思维、改思路,改善农业基础条件,来推进农业机械化。先后两次被评为全国“20佳合作社理事长”的周元贵,80后农机手李刚,永川佳兴高粱种植家庭农场负责人梁兴宇等承接了这一挑战。“小改大、短改长、弯改直、陡变平,互联互通”,推进土地并整,尽量延长机械作业线路,确保整治后的土地适宜大中型农业机械化操作,取得了很好示范效果,耕地宜机化改造得到了社会广泛认同。

2017年7月12日,国务院参事刘志仁、李武等专家组一行来到永川区来苏镇水磨滩村,看到周元贵的620亩丘陵地宜机化地块整理整治后,种植的水稻和高粱长势喜人,当即称赞找到了丘陵地区农机化发展的新路径,称耕地宜机化改造“重庆模式”可借鉴、可复制、可推广、可持续。

每当我回想当时参事们顶着炎炎烈日,走在宜机化整治过后的地块边,兴致勃勃地看着田间绿油油庄稼,汗湿全身也毫不介意的情景,就非常感动,觉得自己多年农业农机战线的苦和累都值得。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专家组借用诗句对永川农机化之路夸赞道。

未来,推进“互联网+农机作业”

40多岁的我很感慨,感慨改革开放40年农机化征途的漫长与蝶变。

我很感恩,感恩党中央连续多年1号文件关注“三农”,助推“三农”可喜变化。

我很感谢,作为农业战线的工作者,系列惠农政策的实施,减小了我们工作难度。

我很兴奋,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农业机械化工作,2018年12月1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常务会议,部署加快推进农业机械化和农机装备产业升级,助力乡村振兴“三农”发展。会上,专门提到了引导有条件的地方率先基本实现主要农作物生产全程机械化,推广先进适用农机和技术,改善农机作业基础条件,推进互联网+农机作业,促进智慧农业发展,让我看到了永川未来农业新希望。我相信,未来永川农机化将会有更大作为,农机与农艺、农业与乡村旅游有机结合,成为一道别样的风景。

我是受益者,更是见证者,也是实践者。40年来,农机,品种由少变多,马力由小变大;农机化,从单一环节机械化向全程机械化发展;社会化,服务领域全面拓展,从水稻的耕种收增加油菜、高粱机播机收,到“走出去”参与跨区域作业服务;改地适机天地宽,农机作业条件改善使“鸡窝地”用上了大农机。丘陵地区典型代表--永川迈上农业机械化新征程。

前进的号角已经吹响,作为农机推广基层战线的一员,我一定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推动农业机械化向全程全面高质高效升级,服务“三农”,振兴乡村,奔向小康。

时代的缩影手机机械结构求索之路水生蔬菜水生蔬菜水生蔬菜

农机今年要干这么多绿色大事网络存储仪表壳仪表壳

冬青叶市场稳定价格便宜药用价值大异木患异木患单向可控硅

观赏南瓜的无土栽培技术吉隆忍冬吉隆忍冬邳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