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烟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城市应给鼠族栖息之地

发布时间:2020-07-13 11:47:29 阅读: 来源:烟盒厂家

在地下通道卖唱的北漂青年,地下室往往是他们来北京的第一站

近日,北京市政府召开常务会议,称将狠抓地下空间安全,高度重视地下空间经营,下决心解决地下空间出租房问题,重点是住人人防工程。住地下室是许多人“北漂”的第一站,可以因为安全问题不让他们住地下室,但我们准备了多少廉价到他们可以接受的公租房,去供他们租住?

当下靠租赁地下室生活的“鼠族”正在取代“蚁族”,房价节节攀升,普通地下室和人防工程受到“鼠族”青睐,成为租住聚集区,但无序租住造成很大安全隐患。

据京华时报报道,东城区房屋管理局有关负责人介绍,根据检查记录,2008年该处地下室曾因未经备案被责令整改,但截至目前仍然没有备案。这位负责人介绍,截至去年年底,原东城区1113处普通地下室中,正规备案的只有161处。

小陆是京城“鼠族”中的一员,他一个月收入只有1600元,工作是一家公司的销售,“也就是接接电话,有时候去超市抄抄价目表。”他租了一间300元的,房间只有五六平方米,除了一张单人床和一些衣服,小陆再没其他的家当,“我搬家特别省事,拎着两个包就走。”微弱的灯光下,小陆房间的墙壁上的霉斑若隐若现。

“这里就像一座‘围城’有人喊着出去,也有人叫着要进来。”小陆的话透着知识分子气息。“这里雨季潮湿阴冷,空气一直都很浑浊。要不是看在房租便宜的面子上,我真想马上结束这种地下生活。”虽然收入不高,小陆仍幻想着早日凑足买房的首付,因此他坚持每月都将省下的租金存起来。“这里有80多间房,就一个厕所,6个蹲位,不分男女。一到早上,还得排队,有时候我没办法,就直接在地上解决。”

“抄了价目表后我就回来歇着了,毕竟这里还算是个家。”小陆躺在床上,双手抱头,“最憋屈的事就是,躺在这里眼睛只能看到房子的四角。”

根据现有法规,如果使用规范,“鼠族”居住人防工程是可以的。但是考虑到诸多安全隐患,从长远来看,人防工程将走“公益化”利用之路。

有关部门计划在“十二五”期间推进北京大部分人防工程公益化利用,这意味着,五年以后大部分“鼠族”将从人防工程“撤离”。北京市民防局副巡视员许金宝表示,这项工作有两个难点:一是“鼠族”撤离后何去何从没有配套措施,强制清退没有法律依据,运用行政手段关停非常困难。另一方面,是来自于资金的压力。公用人防工程租赁一般在五年左右,单位人防工程租赁期可能更长,未到期清退必然涉及到资金补偿问题。

据介绍,关于全市人防工程和普通地下室安全使用管理的市政府152号令明年有望列入法规修改计划,人防工程如何利用、违规利用如何管理和处罚标准以及相关的配套措施有望纳入其中。

地下室是北漂们的最低生活保障,假如有一天地下室都关停了,他们能住哪里呢,如今的许多成功人士曾都有过住地下室的经历,他们中有的成了艺术家,有的成了歌手,有的成了老板,整顿“鼠族”生存环境,应该更加人性化,不应采取“一锅端”的粗暴做法,因为这是繁华的大都市留给“鼠族”的最后一片栖息之地。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广州亚运会期间,我在天河区,有几次晚上从外面回来,在路旁就有几个躺着靠着墙,而那时候12点多,广州11月份晚上的天气都凉了,亚运花1100亿,广州真的很有钱,可惜霓虹灯下有血泪啊!——周振鹏

媒体多曝光一下蚁族、鼠族、北漂族的生活状况吧,多把这些残酷的现实摆在即将步入社会的大学生面前,给予他们充分的信息让他们去思考,自己究竟愿意选择哪一条路。大城市的繁华不是属于每一个人的,大城市的繁华永远只留给成功的人去欣赏,这就是残忍的现实,年轻人在对大城市生活憧憬的同时就要有吃苦的准备,如果选择了拼搏,那就不要去怪大城市对你不公平,大城市都给每个想要在这安家的人一处安身之所,这就是年轻人闯荡的本金。拥有事业的开始总是困难的,年轻人就是应该不怕吃苦,这话是我实习的时候老板告诉我的。所以还是少点怨言多点实干。——高欣婷

每每看到这些话题,总是忍不住一声叹息。北京真的太挤了,上班挤、下班挤、回家也挤。家,在北京的家,这对很多人来说只不过是奢望。更多的人从单位回家后,面对的只不过是一张简陋的床而已。家,不再是那份沉甸甸的寄托,更多的是动力:等我条件好了,一定不住这儿!——义君

可以说北京的地下室承载着北漂一族辛酸的开始和对未来的美妙畅想。市政府提出要整治看来也是出于一番好意,不过真的要怎么安置他们呢?整治之后的低成本住房还有么?一旦整治这些地下室的人该何去何从,可不是一句两句话说完就能办得成的。——黄璐

这些人要怀着怎样的梦想,才能忍受地下的黑暗?这里连仙人掌都活不下去。我们中怀揣最强烈梦想的这群人就住在这样的地方,期待着有一天破“土”而出。如今,为着安全考虑,这样的容身之所,也要失去了。这些人要去哪里?我想说,梦想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闪光,东莞可支配人均收入,已经超过北、上、广,位列全国第一。所以,并不只是大城市才是实现梦想的唯一地方。让我们用脚投票,来督促这些大城市更有大城市的范儿吧。——龙在天

地下室影响市容,地下室安全有问题,地下室需要整改,但是有谁愿意去住地下室呢?在没有生活保障,又需要为生活打拼的无可终日的日子里,只有地下室才能为这些北漂们提供一个暂时的可以负担得起的居所。他们有的更多的是无奈,他们抱着梦想屈在这里生存又像过街老鼠一样被迫搬走,世界多大,可惜没有他们容身的地方。——胡倩

领导们前往唐家岭对“蚁族”表示慰问后,唐家岭地块已由万科五矿联合体以14.83亿元拿下,预建一座“唐家岭新城”,而“蚁族”们再却也回不去原来的唐家岭了。领导们前往人防、地下室对“鼠族”表示关心后,“鼠族”们也尽早做其它打算吧。大城市,就不能给小人物们留个住处吗?——笔笔的笔

城市如何消化数量巨大的新移民,为他们提供居所,让他们真正融入城市,成为城市的一分子,这恐怕是未来二十年城市发展的最大难题。秦晖先生认为,“或者允许贫民‘自由’解决住房而容忍‘贫民窟’,或者以福利国家方式消除贫民窟,成为两种基本选择。”第一项不现实,连地下室、人防设施都被政府排除在外,何况贫民窟?可廉租房、公租房解决“鼠族”、“蚁族”问题为时尚早,而且供应量也难以满足这个巨大群体的需求。恐怕只有逃离北上广,到更宜居的城市发展才是上策。——西铭

出于安全考虑,政府准备解决住人人防工程,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大好事,虽然很难说到底是为了哪个群体的安全。而把“鼠族”解救出地下室,不光政府希望如此,那些“鼠族”更是希望,试问如果能住更好的,谁愿意住地下室呢?不管是对于人防工程的功能利用,还是对于解决大城市的“鼠族”问题,相信国际范围内能供借鉴的案例城市很多。——李展蓝

吃穿住行,本身只是我们活着的基本。想起来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可在中国做起来却是那么困难。公司老板去迪拜回来解释迪拜为什么如此富裕,一个是外国人在迪拜开公司必须找一个迪拜当地人做担保,作担保时,担保人有该公司51%的股份。迪拜就600多万当地人,占人口总数的1/4,这就说明每个人身上都挂着4个公司51%的公司股份。二是迪拜的土地所有权都是属于迪拜的,用来居住还是开发由政府统一管理,但是卖给外国人盖房子的土地的填海区,一个中国人在迪拜居住了10年,住的地方是迪拜的淡水处理厂隔壁,每天恶臭扑鼻。老板说真想逮着机会就移民。在国外生活叫生活,在中国活着叫生存。我说这么多,其实也只是发发牢骚,毕竟这是我的祖国,他的繁荣昌盛、兴旺发达才与我息息相关。或许我们并不需要多大富大贵,只要吃穿住行能解决。——潘昕妙

并非人防工程就不能用于居住,中国各个大中城市都有地下商场,那都是人防工程商用的结果,既可满足国家战备需求,又不至于闲置大片用地无人看管,还能解决不少就业岗位。所以地下室并非不能出租,整顿的重点在于如何更好地满足这一实际需求,让房客们的住宿安全得到保障,国防设施得到妥善保存,如果将此作为廉价公租房,还可适当增加财政收入,和地下商场一样,是一举多得的好办法。一句话,我们需要规范而不是整顿、修缮而不是取缔、管理而不是治理。——杨菁

人防工程用于商用或其他用途在我国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很多人防工程都已经被当做商品房出售给个人了,如现在所谓的“鼠族”租住的地下室就是。对于这些人来说,能有个安身之所就不错了,同时也能锻炼出人的意志,如果能够善加管理的话,相信这些人逐步走出去的也会越来越多,对他们的成长也是好的。——陈晓龙

“鼠族”的栖息地越来越往郊区迁移了,这个也是大城市发展的必然,“鼠族”终究是不适合大城市,大城市也容不下他们,就像那个电影《第九区》,冲突一触即发。——张欢

城市如何让生活更美好?我们看到各种思考,但对于个体乃至群体而言,只求一个能令人满意的回答。究竟是降低城市吸引力还是限制外来人口,地方政府所能考虑的只有后者,而前者的问题,不该没人来思考。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选择“北漂”?——陈夏阳

“鼠族”还是不如“北漂族”来的好听。突然想起了一句歌词“眼前的黑不是黑”,对于那些北漂者们何尝不是这样的感觉。可能是为了一个卑微的小理想而跻身繁荣喧闹的大城市,不求富贵奢靡的生活,仅仅是对梦想追寻的执着与拼搏,而所谓的大城市应该融入更多的人文关怀,并不是文中所说的“一锅端”粗暴做法。如果说地下室有违大城市繁华的标准,那么所谓的两极差距不是也体现得更为明显吗?一座城市是需要富足的点缀,但谁能知道,这些曾被压迫在地下室的“鼠族”们会有飞黄腾达的那一天也说不定。——于瑶瑶

“一条线”、“一锅端”貌似是我们的官员们处理一切事情的统一做法了,无论你有多困难,只要不符合政府的政策就必须尽快撤离,不然等待的就是大棒政策了。地下出租房确实不安全,确实需要尽快整治,但是住在这里的人就真的非常想在这里么?如果城市配套设施很完善,难道他们就不会搬走?希望政府在下狠心治理这些现象的时候能够好好想一下普通人的现状,为他们做好善后事宜。我们需要的不是在大会上大呼“下决心”的口号,我们需要的是切切实实的政策和措施。——李特

什么公租房的在大多人看来只是浮云。何必每次都把声势搞得这么大,然后尾巴却是越留越长。也许,这个是政策的面子问题。我们一笑而过,再笑而过,剩下的还有什么,不就是支离破碎的买房住房心么。——杨文

宝鸡西服设计

秦皇岛职业装定做

衡阳设计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