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烟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扑朔迷离的情杀-【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18:34 阅读: 来源:烟盒厂家

两个男人坐在温馨舒适的书房里。这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卡达罗的兴致。他走过去,拿起桌上的话筒。

“喂?是的,我是卡达罗上校。您是哪一位?”他听了一会,然后简短地说:“好的,柯蒂斯。我马上就来。”他放下话筒,转向他的客人。“有人发现德怀顿爵土在他的书房里被谋杀了。”

“什么?”

伍德特先生感到一阵惊愕和震颤。

“我必须迅速赶到奥尔德路。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如果我不妨碍公务的话——”他迟疑不决。

“丝毫不会的。刚才是柯蒂斯警督打来的电话。伍德特先生,如果你愿陪我一起去,我会高兴的。”

“他们抓到凶手了吗?”

“没有。”卡达罗简短地答道。

伍德特先生了解德怀顿一家的情况。

已故德怀顿爵士是一个举止傲慢的老头,态度粗暴,容易树敌;年纪六十上下,头发花自,面色红润;生活上是出了名的吝啬鬼。

他也知道德怀顿夫人。

五分钟后,伍德特先生钻进男主人的双座小轿车,在他的旁边坐下来,他们驾车驶人了夜色中。

上校他开口说话时,他们实际上已经开出了一英里半的路程。那时他突然急切地问道:“你认识他们,我猜?”

“德怀顿夫妇吗?当然认识,我对他们再熟悉不过了。”

“一个可爱的女人。”卡达罗说。

“很美丽!”伍德特先生断言。

“是吗?”

“一个文艺复兴时期的理想型完人,”伍德特先生宣称。他逐渐深入自己的主题:“她在那些戏剧演出中出演?巧?mdash;—去年春天的慈善日,你知道。她给我留下的印象极深。她浑身没有表现任何现代气息,一个纯粹的旧时代的幸存者。”

卡达罗上校的轿车骤然拐了个弯,伍德特先生的恩绪一下子断了。

“德怀顿并不是被人毒死的,对吗?”他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卡达罗侧目看了看他,有些奇怪。”我不知道你为何问这个问题?”他说。

“噢,我也不知道,”伍德特先生有些慌乱,“我只是偶然想起来的。”

“噢,他不是,”卡达罗愁容满面地说,“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他是被人用东西砸在头上致死的。”

“用一把钝器。”伍德特点点头,喃喃地说。

“他是被人用一尊青铜塑像砸在头上致死的。”

伍德特先生“噢”了一声,不再说话。

“你认识不认识一个叫德朗瓦的家伙?”卡达罗问道。

“认识。一表人才的年轻人。”

“或许女人才这样评价他。”上校怒冲冲地说。

“你不喜欢他?”

“是的,不喜欢。”

“我原以为你会喜欢他的。”

伍德特先生挤出一丝笑容。可怜的卡达罗老头在外表上具有地地道道的不列颠民族的特征。

“他出什么事了吗?”他问。

“他一直和德怀顿夫妇一起住在奥尔德路。德怀顿爵士一周前把他撵走了。”

“为什么?”

“爵士发现他与自己的妻子有私情。”

轿车突然方向一转,接着传来刺耳的撞击声。

卡达罗说:“那辆车的司机应该按按喇叭,我们走的是大道。我想他受的损害比我们要大。”

他跳下车去。一个人影从另一辆车上出来,走到他面前。伍德特先生断断续续地听到两人的谈话。

“恐怕都是我不好,”陌生人说。

司机已经在做检查。

“恐怕需要半个小时的工夫,”陌生人说,”不过别因为我耽误您,您的车看来没有受到什么损坏,我很高兴。”

“事实上”上校开口说道,然而却被打断了。

伍德特先生握住了陌生人的手。

“果不其然!我觉得听起来是你的声音,”他兴奋地宣布,“多不寻常的事呀!多不寻常的事呀!”

卡达罗上校疑惑地”呃”了一声。

“这是摩尔先生。卡达罗,肯定你已经好多次听我提起过摩尔先生的名字了。”

卡达罗上校似乎已经记不得了,可他仍然礼貌地站在原地,而伍德特先生继续高兴地啧啧咂嘴。“我一直没有再见过你、让我想想。”

“我想是的,您说的肯定没错,”卡达罗说。

伍德特先生说,“你得和我们一起走。车里能坐三个人,是不是,卡达罗?”

“噢,绰绰有余,”他说,“我们有公务在身。”

“不,”他喊道,“不,我怎么这么糊涂!我明知道,有你在场不会出任何事的。今天晚上在这个十字路口,我们大家碰到的并不是一次交通事故。”

卡达罗上校惊讶地瞪着他的朋友。伍德特先生拉住他的胳膊。

“你是否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关于我们的朋友卡佩尔的事?他自杀的动机,谁也猜不出?是摩尔先生解开了那个谜,他很了不起。”

“我亲爱的伍德特,你真让我惭愧。”摩尔先生微笑着说,“凭我的印象,这些事理都是你发现的,而不是我。”

“因为你在场才被发现的。”伍德特先生十分令人信服地说。

他爬上司机的座位,伍德特先生热心地邀请那个陌生人与他们同行。

伍德特先生催促摩尔先生先上车,他自己坐在最外边。

“这么说你对犯罪现象很感兴趣了?”

“不,确切地说不是犯罪现象。”

“那么,是什么?”

摩尔先生笑了。

“咱们请教一下伍德特先生吧。”

“我认为,”伍德特先生缓缓地说,“也许我说的不对,不过我认为摩尔先生感兴趣的是恋人问题。”

他说”恋人”一词的时候脸红了。伍德特先生不好意思地说了出来,并且带有一种强调的意味。

“哎哟,天哪!”上校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现在,”伍德特自命不凡地说,“我必须把全部情况告诉你。”

德怀顿爵士是古老的德威顿斯家族的合法后裔。很久以前,这个家族从这块土地上千方百计谋取钱财,然后牢牢地锁入金库。

“你不愧是一位艺术家。”

“我,我只是尽力而为。”

几分钟后,小汽车在德怀顿爵土房子门口停下来,一个警察急忙走下台阶迎候他们。

“晚上好,先生,柯蒂斯警督正在书房里。”

“好的。”

卡达罗快步跨上台阶,另外两人跟在后面。他们三人穿过宽敞的大厅时,一个上了年纪的男管家从一道门口用恐惧的目光偷偷地注视着他们。卡达罗冲他点点头。

“这是一次不幸的事件。”

“的确是的,”男管家颤巍巍地说,”我几乎不敢相信,谁都能害死主人。”

“是的,是的,”卡达罗打断了他的话,”我一会再和你谈。”

他阔步走向书房。一个膀大腰圆、军人风度的警督恭敬地向他致意。

“事情很糟糕。我还没有弄乱现场。凶器上没留下任何指纹,作案的人不管是谁,他都很内行。”

伍德特先生看了一眼那个坐在写字台旁脑袋下垂的身影,急忙又把目光移开了。那人是从背后被人击中的,猛烈的一击把脑壳都击碎了。

玛法传奇手游

绿茵战神手游

西西三国手游

战痕天下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