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烟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5-(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5:28 阅读: 来源:烟盒厂家

澜默身躯挺得直直,眸光落在傲易身上,嘴角噙着抹笑意,冲一旁正神游太虚的晨夕道:“你师兄明日即回天宫,你,可有什么话与他说的?”

晨夕闻声望向傲易,倒没觉对他有多留恋,形式般地道:“师兄一路多保重!想我们时,便回来瞧瞧!”

傲易见她只是寥寥几语,心里颇不是滋味,便将这一肚子气算在澜默头上。

临别在际,这位腹黑师父还不忘摆自己一道,明知自己对晨夕的那个心思,竟逼着她当他老人家的面答话,分明是强人所难,就算晨夕真想与自己说点什么,在他老人家面前也变得腼腆。

傲易心有气,无奈不可发,与两人寒暄几句后,闷闷地回到自己屋里。

这一夜,傲易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明早就要离开烟柳坞,倒生起几分不舍,见睡不着,就起了榻,借着灯火,洋洋洒洒地给晨夕写了份信函。

他将信函写得情真意切,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见没什么不妥地适才收起折好,又施法将金谛唤了来:“务必将此函交至你家主人手上!”

那金谛跟着傲易有些日子,一时半会与他情意未远,也就欣然接过。

哪知小东西刚飞出屋,就被澜默逮个正着。

信函落至澜默手中,澜默怀着好奇,将书信打开。

信函的内容瞧得澜默心里直起疙瘩,面肌一绷,面上已是凝结成霜,信函被他揉作一团。

金谛没想到这位神医怒火这么大,对她家主人似乎关心过了头,撇嘴笑道:“神医何需如此!这是帝孙殿下写给晨夕主人的!”

澜默恰好气不打一处来,回首瞪了眼金谛,眸光冰冷如刀,如同要将眼前的小东西劈为两半。

吓得金谛身躯缩作一团,识相地合上嘴,只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小眼盯着他,生怕一个慎,将自己劈为两半。

“本神医是她师父!”澜默嘴角一弯,抛出一个让人无法回驳而又光明正大的理由。

说时一团白光从掌心逸出,那信函立马化成一堆粉末,被他轻轻一吹,消失地无影无踪。

“你……怎么可以这样!”金谛见任务没能完成,冲着澜默叫嚷。

“本神医素来如此!对你更不会例外!”

金谛一张小嘴张了又张,尚没明白对方的意思,舌尖一麻,已是半字吐不出。

只见一道白光拂过脑门,金谛眼前一黑,昏睡过去。

晨夕等了许久不见金谛回来,以为小东西还在与自己赌气,便要熄灯上榻休息,没想到澜默倒将金谛送了来。

晨夕见金谛两眼紧阖,身躯缩成一团,静静地躺在澜默掌心里,忙笑道:“我以为小东西不要我了!原是跑出去撒欢了,还累成这样,我看啊,该改名叫小猪了!”

澜默嘴角逸出一丝笑意,眸光扫过金谛,淡笑道:“虽是灵物,但脾性难免贪劣,若想彻底收服它,还要费点心思!”

晨夕明白澜默的意思,金谛之所以对她有意见,多数原因是因为她还不够强大,金谛大概是觉得跟着她这样的主人委屈了些。

“师父说得是!”晨夕应道,说时伸手想将金谛接过来。

指尖回收时,不免与澜默相触,那触电般的感觉,让两人同为一怔。

这些年来,两人牵手已有无数次,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和异样,然今日在诸多情绪闹过后,这轻微的触碰却在两人心里泛起怪异的涟漪。

那涟漪原本很轻微,一圈圈晕开后,在心里留下不小的悸动。

晨夕慌乱地收回手,不想被澜默反扣住。

他的手一如往日般的温暖,只是今晚他在众多情绪起伏后,连手上的温度都变得滚烫。

晨夕从没见他这般用力过,柔弱的指节被他握得发疼,娥眉锁紧,望着他道:“师父,你……弄疼我了!”

澜默适才发现自己的失态。

她与傲易都是孩子,即便有些感情也不过是孩子间的,为何自己竟是这般的不舒服,似乎自己的东西被人窥视了般!

澜默想不通这其中的通曲。身为青龙族皇子,从小受得皇族的封闭教育,哪里知晓情为何物,何况他纵流花丛多年,早不将儿女之事当成正事。

或许,她是自己一手带大的,所以将她看得格外重些!仅此而已!

澜默算是想通了,便松了手。

低头一瞧,见晨夕白嫩的纤指上淤痕清晰可见,忙从袖中取了药递给她。

“为师刚失态,快将药敷上!”

晨夕木讷地接过,竟从澜默眸中读出另一种情绪,那情绪是什么,以她二十岁的魂魄,便是能明白几分,心里有激动也有震惊。

冲着背过身即将离去的澜默道:“师父这么晚来,可是有什么话想与徒儿说!”

澜默停下脚步,转首望她:“为师顺道走过,见这灵物昏睡在外,便将它送了来!时候不早,早些安歇吧!”

说时拂拂白袍,如云如浪般在他身侧翻涌。

只是那萧瑟落寞的身影,瞧在晨夕眼里,心口居然酸胀的痛。

她合上门,将金谛搁在案上的锦盒里,锦盒里有床褥、枕头,倒像缩小般的床榻。

金谛倒在这个时候睁开眼,冲着晨夕有气无力地道:“主人,往后,金谛与你生死与共了!”

晨夕被它逗笑。

一只虫子懂什么叫“生死与共”,只将它当作孩子家说得傻话,哄了它,让它安心睡下。

这一觉睡至日上三竿。

望着从镂空窗缝中揉进的几缕日光,晨夕揉揉眼,适才想起傲易今早要离开,倏然间从榻上坐起。

金谛瞧着她手忙脚乱地,拍着小翅膀飞至她肩头道:“帝孙殿下一早就离去了!主人再急也忆赶不上!”

晨夕负气地拍打脑门,自言自语:“他怎走得这般匆忙?叹,怎会在这个时候睡过了头!”

金谛撇嘴,不用说主人,就是它也睡过了头。

如此看来,倒不是他们贪睡,定是有人从中动了手脚,这人么,想都不用想,就知是谁?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这一章换了电脑写得,有点不太习惯,这电脑里软件,出了很多问题,总算赶了章出来。感谢亲们的支持,今天只能更一章了,实在精力跟不上,周日会有加更!

东风5吨工地洒水车供应

重庆潼南县二次供水设施清洁资质办理费用

日照PE塑钢缠绕排水管常用贮存方法

方案吕梁MPP电力管应用在通信管网

池州地埋PE硅芯管原材料重要性

图滨州市政配电CPVC电力管供应商

湖北八字筋成型机八字筋成型机自动液压式

烟台市政工程PVC梅花管厂家选材讲究

枣庄路桥工程SBB玻璃钢管高速发展